社会学系鄢庆丰:大学生,你们”长小”了吗?

图片 1

“人类为什么需要群居?原因是A、传宗接代 B、物质交换 C、情感交流
D、安全性高。”4月11日上午,一堂笑声连连的课将当时正在我校评估的评估组副组长、重庆大学校长李晓红教授从隔壁教室吸引过来。李晓红在教室后门站了足足20分钟,细细的品味着这堂笑声连连的课程,听完课回到车上后,李晓红仍忍不住夸到,“隔壁教室这个年轻的男老师,课讲得充满活力,启发性很强,和学生的互动很好,相信学生对这个问题的印象和理解就强于一般的讲解形式,很好嘛!一堂高质量的课能让人终身难忘,不只是收获知识,也收获一种思维方式。”那么,到底是哪位老师的课程能得到这位评估组副组长如此的青睐?

得到李晓红好评的是社会学系年轻讲师鄢庆丰,当时正在给法学院上社会学概论的平台课。鄢庆丰,四川大学社会学硕士,1997年入华中科技大学任教,虽然只是一位讲师,鄢庆丰却有个人独到的魅力,他上课通俗易懂,常常让很多非社会学专业的学生也能听得津津有味,并从中得到不少启发。
“长小”——寻找童年的游戏

鄢庆丰之所以受到学生的欢迎,首先是因为他对大学生的认识也与众不同。通常,社会把大学生定位为“成年人”,但是,鄢庆丰认为大学生是“没有完成基本社会化的孩子”。他认为,童年游戏是一种积极的社会化方式。西方的孩子从小充分的享受游戏的快乐交往方式,积累了
“社会意识”和丰富的生活经验,这些都有助于他们人格健康,并在大学阶段更好的钻研学问。“而中国的孩子呢?他们从小就被繁重的课业压抑着,游戏的时间被最大限度压缩,上了大学突然没有了外在的压力,他们的‘游戏意识’被激发,却因错过了在‘游戏’中培养健全人格的最佳时间,而极容易失去自我陷入网络的虚拟世界。可以说中国的大学生18岁以前并不能健康的成长。”他认为社会不能把沉迷于网络游戏的责任全都推到大学生自身上,“我们的教育本来就没有给孩子们足够的游戏时间。”

针对这个问题,鄢庆丰自创了一个词语——“长小”。“大学生需要补偿回小时候缺失的游戏阶段,当然这个游戏不是指网络游戏,而是指其他丰富多彩的集体活动。”他认为大学是一个“长小”的阶段,大学生有必要通过大学甚至30岁之前的很长一个时段,通过自主的社会互动来学习社会基础技能,包括最基本的人际交往方式,实现“再社会化”——“如果说社会压力导致中国的孩子18岁以前很难健康的成长,那大学相对宽松的环境就正是他们‘回到童年’健康成长的良好契机,让他们‘长小’,引导他们‘游戏’,给他们多一点自由思考的时间。”所以,他并不主张学校给大学生太大的课堂学习压力,而应该多增加面对面的互动与辅导,用类似“读书会”、“创业团队”等群体交流方式来引导大学生读书、思考和创造,“现在很多大学给学生的空间也越来越小,课程越来越多,把大学生当成各种知识的储藏器,这种模式培养出来的不可能是人格健全的人才,培养模式越简单化越难培养出真正的人才。”图片 2
男生:请女生跳支舞吧 女生:把男孩培养成男人
人际交往是学生们最感兴趣的话题之一,也是社会学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。常常有学生向鄢庆丰倾诉,说自己不擅长与人交流。一些男生更是苦恼于不敢在女生面前张口说话。“人际距离区分为四个区域,这四个区域分别为亲密距离(intimatedistance)、个人距离(personaldistance)、社会距离(socialdistance)、和公众距离(publicdistance)。亲密距离的范围大概是0到0.5米左右。而公众距离的范围,在3.5米到7.5米之间。”鄢庆丰从人际距离这个概念出发,为不擅与女生交往男生们“支招”。“在公众距离内,人们互动的机会相当有限,也较难进行双向沟通。那么,男生在与女生交往时,怎么能跨越公众距离,进入亲密距离呢?”他告诉学生,过于胆怯或者过分活跃都不是正确的交流之道,要博得女生的青睐,男生要用能被女生的接受的方式来缩小两人的人际距离,跳舞不失为一个高明的办法,“交谊舞是国际惯用的表达友好的交流方式。并且,跳舞的人处于亲密距离的范围内,可以清楚看到对方的外貌,察觉对方的气味或体温。通过默契的舞步,礼貌的笑容,一曲舞毕,男生女生很快就能熟悉彼此。成为朋友。”

对于女生现在普遍存在的择偶标准,鄢庆丰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,女性和男性具有不同的成长阶段性特点。在大学阶段,同年龄的女生通常比男生成熟,因此,女生倾向于选择更年长的男性来照顾自己。“其实,女生应该承担照顾男生的责任”,女生应运用自己独有的纯真、美好去教育男生,将其培养为成熟,有社会责任感的男人。这是女性的社会义务,同时也是日后婚姻生活更加美好圆满必不可少的感情基础。
理想照进现实,做健康的社会人
鄢庆丰评价自己以前是一个很内向的人,“教学社会学十来年的经验,让我对自己有了全新的认识”
他告诉记者,曾经有学生在找到工作后向他倾诉现实与理想差距太大,从而无法适应社会,而鄢庆丰的回答却是,心中的理想和现实的社会并不矛盾。作为一个健康的社会人,我们不能遗弃自己的理想,但是同时要对社会规则心知肚明,做一个有理想主义色彩的普通人。鄢庆丰坦言,在当今时代,对于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“社会人”,每个人都需要不断学习,而自己也才算刚刚入门。

记者团 冯晨诚 张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